新闻中心

风雪滑行路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周口晚报 2018-01-08 14:49:31 
分享到

新年伊始,必有新气象。

雪花似乎听到了新年的钟声,飘然而来。我的心绪和感触,随着漫天的雪花,也纷至沓来。

雪是冬的灵魂,没有雪的冬天,不是真正的冬天。按常理来说,雪的到来,我应该欣喜若狂,但是,冬天,是让我一直感情纠结的季节。我既喜欢冬的静谧肃穆,又排斥冬的温度。对于雪,我也有同样的感受,既爱它的晶莹素洁,又讨厌它藏污纳垢,更恐惧它冰封路滑。我是个平衡力很差的人,每年下大雪的时候,出门都会在冰雪路上颤颤巍巍、趔趔趄趄,随时都有人仰马翻的可能。此刻,望着窗外飘飞的大雪,我愁肠百结,看似平静的心,像是被冻结,被冰封,却又暗藏着一股力量,推动着我去做不规则的滑行运动。

记得上大学时,体育老师曾说我身体协调能力差,不宜选修健美操之类的体育课程。当时,我很不服气,和体育老师叫上了板,硬是把健美操跳成现代舞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到了中年的我,从一次次趔趔趄趄的滑行中感悟到,当初体育老师的结论是正确的。而我的好友对此却不置可否,她认为“我平衡力差”源自我长期对狂风暴雪天气的恐惧,是潜意识,是精神的原因,属于心理问题。

这不,正当我的愁丝伴着雪花飘飞时,好友戏谑的声音顺着电波、穿越灰蒙蒙的天空钻进我的耳朵:下雪了,你的平衡力又该发挥特异功能了。她的调侃让我好气又好笑,我想隔空把她的脸砸个稀巴烂。不过,听了她的话,我认真思索,还真有道理。回想当年上大学时,我硬是克服了自身存在的问题,推倒了体育老师的理论。再想想人生这么多年,每年的暴风雪中,虽有恐惧,但也都是一路滑行,跌跌撞撞,跌倒了爬起,爬起了跌倒,跌倒了再爬起,从没有因此沮丧或者放弃,也没有因此半途而废。这说明什么?意志?意念?应该吻合好友所说的精神因素,是心理方面的问题。

我们常说,如果人有坚定的意念、顽强的意志,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。我对暴风雪的恐惧,对自身平衡力差的认可,让懦弱吞没了自己从不服输的倔强。不知从什么时候,我屈服于冬的寒冷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降服于霜雪的严寒。我在思索一个问题:我该如何让冬天既静谧肃穆又温情一点?我该如何让皑皑白雪下的冰冻变得松软一些?我该如何让自己的路走得更稳一些?

心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,心有多大,人生的格局就有多大。我和好友在电话里高一声低一声地争执、嬉笑。于是,我们做一个美丽的约定,扩大自己的能量场,让自己浑身散发出更多热量。也许,这个冬天因为我们的存在而不再那么寒冷,冰雪因为我们的存在而悄悄融化。我和好友在心中各自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,我们要用自己每天的善行来保证这个美好愿望的实现。

突然间,我有一种冲动,想和苏轼一起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。我索性甩开厚重的棉衣,索性让长发飘扬在风雪中,索性让脚步和着雪花的节奏,翩翩起舞,漫步滑行。就在我忘情风雪中时,忽然看到一个和我一样的“太空人”,也在做着滑行运动。我快步滑行到她跟前,是个年龄稍长的大姐。大姐的头发眉眼上都凝结着冰花,晶莹剔透,闪烁着透骨的寒。我和她打个招呼,说,我们一起走。

风雪中,两个相互搀扶的人,步伐越走越稳健,一串串脚印从歪歪斜斜到规律有致,渐渐地由深到浅淹没在风雪中。我没有回头看,但我知道,雪的下面,一定有一股热能在悄悄涌动,融化着积雪,为冬天增添新的个性。

[ 责任编辑:李欣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


网站地图